汉朝人写诗有哪些讲究?

论剑历史网 - www.lishiweb.com/2019-06-06/ 分类:历史解密/阅读:
秦嘉和徐淑是东汉著名的诗人夫妻,他们之间的爱情故事虽然不算太出名,但也成为了文学史上的一段佳话。秦嘉写的《赠妇诗》有三首,而且放在东汉时期足以成为当时无言抒情诗的标杆作品。汉朝文学方面的发展不如唐宋有名,但依然涌现出了很多著名诗人,可能大 ...

秦嘉和徐淑是东汉著名的诗人夫妻,他们之间的爱情故事虽然不算太出名,但也成为了文学史上的一段佳话。秦嘉写的《赠妇诗》有三首,而且放在东汉时期足以成为当时无言抒情诗的标杆作品。汉朝文学方面的发展不如唐宋有名,但依然涌现出了很多著名诗人,可能大家也会比较好奇汉朝人写的诗有什么特点。这次就以秦嘉和徐淑为例,为大家做个简单的介绍,感兴趣的话一起来看看吧。

(一)琴瑟和谐

公元162年的春天来得格外早。枯草悄然染出一望无际的新绿,树桠吐出星星点点的鹅黄。陇西汉阳郡平襄县(今甘肃省通渭县)榜罗镇岔口村里,迎春花、探春花、杏花、桃花在料峭春寒中迎风绽放,争奇斗艳。村里人喜气洋洋汇聚秦嘉门前,等待新郎迎回新娘徐淑(“徐淑,后汉秦嘉妻。秦嘉,字士会,陇西人。”《汉魏六朝文》)。

钟鼓齐鸣,琴瑟并弹,篪笙共奏,鼓乐声中,新郎新娘幸福甜蜜地走在送亲队伍前面。秦嘉深情轻声问徐淑:“我与卿此时缡带相结,可知来历?”徐淑娇羞悄声答:“当来自《古诗十九首》‘著以长相思,缘以结不解’。妾与君此刻双手相执,有何典故?”秦嘉微笑:“出自《诗经.邶风》‘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’”。笑语欢歌中,一对新人进入家门。

洞房花烛夜后,徐淑接受了秦嘉献给她的新婚礼物《述婚诗》。诗中记载了他遵循“纳采”、“问名”、“纳吉”、“纳征”、“请期”和“亲迎”这“六礼”,将她迎娶回家的过程,以及昨日庄重热烈的婚礼场面,表达出“果获好逑”的激情和喜悦。蜜月里,他们秉烛共夜读,添香同观书,谈诗论文,其乐融融。

 

(二)劳燕双飞

可叹好景不长,徐淑身罹顽疾,为解除吃官家饭的丈夫“内顾旷职”之忧,“其妻徐淑寝疾还家”,回娘家调养。

方燕尔新婚情意浓,忽劳燕分飞两情空,徐淑独居乡村,形只影单。夜空虽“皎皎明月,煌煌列星”,她内心却“严霜凄怆,飞雪覆庭”,格外思念秦嘉。收到秦嘉为她创作的《寄内诗》后,见夫君也因“寂寂独居,寥寥空室”而茕茕孑立形影相吊,不禁悲从中来,涕泗交流。关山阻隔,隔不断鱼雁往来。夫妻俩诗词酬答,互诉相思。

不久,徐淑发现自己珠胎暗结,喜出望外,为给丈夫一个惊喜,她始终瞒着秦嘉。

时令悄然进入冬季,雪花开始飞舞在陇西上空,岁末渐近。一天,一辆华丽舒适的马车急驰进村,赶车人带来了秦嘉的《与妻书》。徐淑看后悲喜交加。

原来,每至岁终,地方政府都要选派优秀公务员到中央汇报施政情况、核实统计数字,以此作为考核官员的依据,此制度称为“上计”,被选派上京的优秀干部叫上计吏,是个美差。

这个天上掉下的馅饼砸中了秦嘉。

秦嘉却因“非志所慕,惨惨少乐”,对妻子的病情牵肠挂肚不忍分离,无奈公务在身难抗拒,所以渴望行前“欲暂相见,有所嘱托”,重金雇下马车,专程接妻回还。

丈夫前途光明是喜,自己万难相见是悲。此时徐淑已产期临近,无法承受车马劳顿之苦。于是,“淑得书,以疾未愈,不能往,报以此书”。

此书,就是著名的《答夫秦嘉书》。

徐淑深明大义,先旗帜鲜明地鼓励丈夫“应奉藏使”接受这项既可“策名王府,观国之光”,又“亦是仲尼执鞭之操也”的光荣任务,为让丈夫放心出差,她依然隐瞒身怀六甲的事实,含糊解释“不能往”之因:“心愿东还,迫疾未宜,抱歉而已!”并以《诗经》典故:“谁谓宋远,企予望之”表两地相思情,感叹“身非形影,何得动而辄俱?体非比目,何得同而不离?”言犹未尽,徐淑深情赠夫“今奉旄牛尾拂一枚,可以拂尘垢;越布手巾二枚,严器中物几具;金错碗一枚,可以盛书水;琉璃碗一枚,可以服药酒。”(《艺文类聚》卷七三)

望眼欲穿的秦嘉看到“遣车迎子还,空往复空返”,非常失望,妻子的善解人意与情谊深厚的赠物又使他倍感欣慰。他心潮起伏,给妻子寄出第一首《赠妇诗》表达相思情:“长夜不能眠,伏枕独展转。忧来如循环,匪席不可卷。”并在《重报妻书》中回赠妻子:“间得此镜,既明且好,形观文采,世所稀有。意甚爱之,故以相与。并致宝钗一双,价值千金;龙虎组履一,好香四种各一斤;素琴一张,常所自弹也。明镜可以鉴形,宝钗可以耀首,芳香可以馥身去秽,麝香可以辟恶气,素琴可以娱耳。”(《艺文类聚》卷三二)

徐淑含泪回复了被沈德潜赞为“词气和易,感人自深”的《答夫诗》,感叹因“妾身兮不令,婴疾兮来归”而“恨无兮羽翼,高飞兮相追。长吟兮咏叹,泪下兮沾衣。”

秦嘉阅后心痛欲裂,不顾“河广无舟梁,道近隔丘陆”,决定亲自驱车往迎以“思念叙款曲”,怎奈“浮云起高山,悲风激深谷。良马不回鞍,轻车不转毂”(《赠妇诗》之二),更兼行期迫近,只得遥寄《赠妇诗》之三,提醒妻子以上次所赠的镜钗香琴自娱:“何用叙我心,遗思致款诚:宝钗可耀首,明镜可鉴形;芳香去垢秽,素琴有清声”

对秦嘉“投我以木瓜”,徐淑“报之以琼琚”,在《又报嘉书》里表达忠贞不渝之爱:“览镜执钗,情想仿佛,操琴咏诗,思心成结。昔诗人有飞蓬之感,班婕妤有谁荣之叹。素琴之作,当须君归,明镜之鉴,当待君还。未奉光仪,则宝钗不列也;未侍帷帐,则芳香不发也。”她伫立村头,在漫天雪花中极目远眺,似乎看见秦嘉在凛冽的寒风中满怀怅惘遗恨,催马疾行,奔向不可知的远方。

这对夫妻诗人喜结伉俪,夫唱妇随,新婚伤别,鱼雁传情,一别殊途,人鬼殊途,感人伤情,后人叹惋:“夫妻事既可伤,文亦凄怨。二汉为五言者,不过数家,而妇人居二。徐淑叙别之作,亚于《团扇》矣。”(梁 ?钟嵘《诗品 ?汉上计秦嘉、嘉妻徐淑诗》);“秦嘉夫妇往还曲折,俱载诗中。真事真情,千秋如在,非他托兴可以比肩。”(明 ?胡应麟《诗薮》);“伉俪之笃者,莫如徐淑、秦嘉,往还赠答,何其悱恻缠绵耶!”(清 ?宋长白《柳亭诗话》)。

 

(三)弱女钢骨

屋外犬吠声渐渐平息下来,寒风挟裹着雪片扑打着窗棂,四野广阔寂寥,徐淑斜倚炕头甜蜜地回忆着短暂的美好时光。秦嘉离别后,徐淑生下了爱情的结晶。

秦嘉进京后,其潇洒风度和过人才华被汉桓帝赏识,留任京城,做了侍从皇帝和传达诏命的黄门郎。

一月前,秦嘉来信说,他将随汉桓帝南巡,回京后一定告假归省。徐淑无数次掐指计算着丈夫的行程归期,一遍遍幻想着团聚时的幸福场景。

夜深人静,倦意渐渐袭来,徐淑迷迷糊糊中又做了个离奇的梦:“陇西秦嘉,字士会,隽秀之士。妇曰徐淑,亦以才美流誉。桓帝时嘉为曹掾赴洛,淑归宁于家。昼卧,流涕覆面,嫂怪问之,云适见嘉自说往津乡亭病亡,二客俱留。一客守丧,一客赍书还,日中当至。举家大惊,书至,事事如。”(《太平御览》)

延熹七年(公元164年)冬,汉桓帝携万计车骑南巡,远至云梦,濒临汉水。秦嘉奉命随行,途中感染风寒,不幸病逝于津乡亭(今湖北江陵县)。噩耗传来,徐淑悲恸欲绝,不顾病魔缠身,山高水险,亲友劝阻,娇儿绕膝,毅然亲往洛阳扶柩归葬。

徐淑从当时的陇西郡治临洮出发至兰州,路长百多里,由兰州到西安,自西安而洛阳,共两千余里,一路崇山峻岭,坎坷崎岖,秦嘉赴京尚历经艰险,徐淑一个弱女子竟然“涉逶迤深谷,越岩岩高山,践悠悠长路,履惨烈冰雪”,扶柩而归。一个弱女子,娇小的躯体内竟然蕴含着不可思议的巨大能量,这需要付出何等难以想像的代价啊!

哀恸逾恒的徐淑埋葬丈夫时,在坟前发誓,一定要将女儿抚养成人。为弥补秦嘉无子之憾,并继秦家之祀,徐淑不顾百病缠身,收养一子精心抚养。徐淑病逝后,养子一度被生母领回。后来,朝廷为表彰徐淑之节烈,仍令养子继承秦氏香烟。

 

(四)毁容明志

如果徐淑只是个普通女人,那么日后注定是孤灯冷影,含辛茹苦抚育子女,走完波澜不惊的余生。

但她不!她是徐淑!

一个情深意重的当代孟姜女,一个美丽与坚贞完美结合的奇女子,一个芳名远播才情卓绝的女诗人。所以,所以,徐淑虽然孀居,慕名求亲者依旧络绎不绝。

徐淑那些好利忘义且“性行暴如雷”的兄弟们被媒人开出的空头支票冲昏了头,轮番上阵,口吐莲花,威逼利诱,劝她改嫁。徐淑曾经沧海难为水,心如古井,不为所动:“杜预《女记》曰:淑丧夫守寡,兄弟将嫁之,誓而不许。”(《太平御览·第二十三部》)

面对兄弟们的软硬兼施,外柔内刚的徐淑悲愤交加,以一纸《为誓书与兄弟》表明守节心志:“将欲长育二子,上奉祖宗之嗣,下继祖称之礼,然后觐于黄泉,永无惭色。”

她对“备托学门,不能匡我以道,博我以文”的枉读诗书却厚颜无耻的兄弟们表达出离愤怒:“仁兄德弟,既不能厉高节于弱志,发明德于闇昧,许我他人,逼我于上,乃命官人,讼云简书。”她义正辞严怒斥他们:“夫智者不可惑以事,仁者不可胁以死。晏婴不以白刃临颈,改正直之辞。梁寡不以毁形之痛,忘执节之义。高山景行,岂不思齐?”(严可均《全后汉文》)。

徐淑的坚贞节烈并未使利欲熏心的兄弟改弦易辙,他们挖空心思,怂恿父母出面施压。父母之命难以违抗,徐淑无语流泪。当晚,她在秦嘉墓前哭诉了一夜。次日,徐淑“足下蹑丝履,头上玳瑁光。腰若流纨素,耳著明月珰。指如削葱根,口如含朱丹”,盛装出现在父母兄弟面前。

正当大家以为大功告成而击掌相庆时,徐淑猛然抽出袖中暗藏的剪刀,一道寒光闪过,剪刀刺向她千娇百媚的脸。鲜血顿时迸溅,仿佛朵朵凋落的桃花,纷纷洒洒从美丽如花的面颊滴落下来……唐史官刘知几在《史通·人物》中盛赞:“观东汉一代,贤明妇人如秦嘉妻徐氏,动合礼仪,言成规矩,毁形不嫁,哀痛伤生,此则才德兼美者也。”

由于过度悲伤,也因为体质羸弱,加之伤口感染,不久,徐淑撇下养子亲生女,孤独谢世,走完了凄婉哀绝的一生。

善良质朴的乡亲们含泪将徐淑与秦嘉合葬。简陋的合葬坟虽然不像《孔雀东南飞》那样:“东西植松柏,左右种梧桐。枝枝相覆盖,叶叶相交通。中有双飞鸟,自名为鸳鸯”,更没有梁祝化蝶飞舞的神奇浪漫,但徐淑和秦嘉凄美传奇的爱情故事感人肺腑,万古流芳,后人衷心祝愿这对夫妻诗人:“在天愿作比翼鸟,在地愿为连理枝。”

趣读历史

历史行业推荐公众号:历史阁楼公众号

更多有趣的历史,更多有趣的野史趣闻!欢迎扫描左方的二维码关注我们!公众号ID-(xue_lishi)
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TAG:汉朝
阅读:
广告 330*360
论剑历史网
微信二维码扫一扫
关注微信公众号
论剑历史网自媒体 联系QQ:7384656 邮箱:Administrator@81108.net Copyright © 2017-2020 Lishiweb.Com 版权所有 | 公安备案: 湘公网安备 43012102000320号 |
二维码
意见反馈 二维码